九色優選全國招商中心
新聞詳情

支付業2020 并購成中小機構求生關鍵

發表時間:2020-01-20 09:52

備付金100%繳存、“斷直連”全面完成、線上流量增長遇瓶頸、行業百余罰單壓頂……回顧2019年,大多數支付機構都不好過。多位分析人士認為,延續2019年的發展趨勢,支付行業2020年仍將持續嚴監管,行業仍將不斷分化。中小支付機構求生艱難下,尋求并購、轉型線下、建立一體化產業服務模式等,或是可行的求生之道。

 107張罰單壓頂

有機構掙的沒有罰的多

支付行業2019年罰單以通聯支付被罰44萬元收尾。2019年12月31日,央行銀川中心支行公布行政處罰信息公示表,通聯支付因違反《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相關規定,央行銀川中心支行對其給予警告,并處以4萬元罰款;同時,通聯支付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洗錢法》相關規定,通聯支付公司被處以40萬元罰款,1名相關責任人被罰3.5萬元。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于2008年成立的通聯支付已是罰單“??汀?。僅2019年一年中,便已收到4張罰單,累計罰沒超百萬。具體為:2019年3月,通聯支付陜西分公司因客戶風險評級管理制度落實不到位、代付業務客戶與其經營業務不符等違規行為,被央行西安分行罰款人民幣3萬元;2019年8月,通聯支付存在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行為,央行上海分行對其共計處以罰款73萬元;2019年12月,因通聯支付分拆交易辦理超過單筆交易限額的留學費用支付的違法事實,國家外匯管理局上海市分局對其處以人民幣2067元的罰款。

對于其多次被罰的具體原因及整改進度,北京商報記者嘗試對其采訪,但對方工作人員稱不便透露。值得注意的是,同一家機構一年被罰多次在支付行業已并不鮮見。

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9年第三方支付行業收到監管罰單107張,罰沒金額合計約1.5億元。其中,包括隨行付、??迫谕?、盛付通等機構一年被罰數次;而環迅支付、匯潮支付、易聯支付、隨行付等機構則被開百萬級以上巨額罰單。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2019年被罰支付機構中,銀行卡收單業務違規、為非法業務提供支付通道等是被罰重災區。多位支付行業人士直言:“相較2018年,2019年對第三方支付的監管毫無放緩趨勢,部分機構掙的都不夠罰的。監管趨嚴下,另加上市場競爭激烈,很多機構轉向灰色地帶,比如為違法網貸、博彩、賭博平臺提供支付通道,而對于這類業務的打擊,今后監管的打擊將更為嚴厲?!?/span>

 兩極不斷分化

線下比線上好過

百余罰單壓頂僅是2019年來支付行業艱難求生的一個縮影。事實上,延續2018年發展趨勢, 2019年以來,一方面在備付金100%繳存、“斷直連”全面完成、監管趨嚴利潤縮小的大背景下,支付行業分化仍在不斷加大;另一方面,隨著線上流量增長進入瓶頸期,很多支付公司從線上轉往線下,支付行業整體也出現線下經營優于線上發展的情況。

正如北京一家支付機構高管如是概括,2019年,在寡頭壟斷效應持續,贏者通吃的馬太效應下,中小機構的生存空間被不斷擠壓。整個支付行業已出現兩極分化、水深火熱、線下優于線上的境況。

在他看來,“全國線下收單牌照的機構不太多,但從經營來看,整體都比線上業務的機構活得好。線上有場景、具有較強技術和渠道優勢的機構仍保持一定的增長,而既無傳統行業優勢,技術和渠道又偏弱的中小支付機構,則處于生死存亡的關頭”。

合利寶市場總監秦綱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同樣稱,隨著線上流量增長進入瓶頸期,第三方支付公司從線上轉往線下,例如,提供硬件服務,發展合作伙伴、跨境支付等。他認為,隨著傳統B2B貿易增長停滯,新興跨境支付場景正在崛起,第三方跨境支付服務迎來發展機遇期;隨著互聯網巨頭地位的確立,To C端創新空間在不斷壓縮,許多機構出現了商業模式從個人端創新向B端企業轉變的態勢,經營方向也從傳統的以流量獲客為導向轉變為提升B端企業經營效率。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則指出,一方面,2019年支付行業退出、轉型加速,但另一方面,支付行業的新型應用也逐步得到了推廣,例如“刷臉支付”“刷手支付”等。

預見2020:

產業服務、并購成關鍵

展望2020年,強監管、被收購、產業服務、刷臉支付等將成為支付行業的關鍵詞。有觀點認為,監管趨嚴背景下,支付機構轉型機會不大,找一家有場景的新股東將是更可行的選擇;也有觀點稱,今后,支付機構要想在某個領域做深做強,建立一體化產業服務模式將成必然發展趨勢。

其中,前述支付行業高管直言,“進入2020年,支付牌照數量可能進一步減少,還有大罰單仍在路上,由此,支付行業將會進一步集中。2-3家機構領先,其他10家左右機構深耕細分市場,20家左右集中在為集團內部服務,而其他機構將持續衰弱”。

蘇筱芮同樣稱,通過2019年的大力整頓,2020年合規將繼續成為行業發展的關鍵詞,行業洗牌將進一步加劇,資源整合、并購退出有望持續。不過,強監管的另一面,支付行業刷臉、刷手技術有望得到進一步推廣,相應的技術規范預計也會有所動作。

易觀支付分析師王蓬博則認為,2020年將迎來以下幾個關鍵點,一是強監管仍會持續;二是線下條碼互聯互通或會對行業有顛覆性影響;三是支付行業將成為更基礎性行業,同時會成為數字化改造的先行軍,2020年最重要的是支付機構對B端的盈利模式將會成型;四是國內市場對外資開放速度加快,將會有案例頻繁出現;第五則是刷臉支付布局最關鍵的一年,可能會改變C端用戶使用習慣。

嚴監管下何為支付機構可行之道?在王蓬博看來,今后,中小支付機構要想生存下來,就要力爭在某個領域做深做強,開始準備做苦活累活。例如,針對零售行業,支付公司可打造新型收銀體系,提高日常商戶收銀效率,再根據支付累積數據,進行金融科技服務如涉及信貸、理財、保險等以及數字營銷、會員管理、數據分析等增值服務。同時,借助新型打造的商戶小程序,幫助商戶觸達培養消費用戶,建立自有流量,打通線上線下場景,并再根據商戶特有問題提供定制化服務,加強上下游如品牌商、分銷商聯系,建立一體化產業服務模式。

蘇筱芮則指出,一方面,中小支付機構可通過尋求并購等方式,探索優質資源與場景;另外則可尋求下沉市場,與支付巨頭形成差異化競爭格局,在她看來,境外跨境支付、與三農相關的小微支付整合方案、與新零售相關的供應鏈整體解決方案等,將是一些值得探索的優質場景。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實習記者 劉四紅

來源:北京商報


分享到: